高门女将穿进现代小说后[快穿] 第420节(1 / 1)

混乱中跑出来的风红缨被蹲守在太后寝殿假山里的风景尧拉进黑洞。

风红缨下意识打人,风景尧低声喊:“阿缨,是我。”

“爹?”

风红缨欣喜:“您怎么在这?”

两人没在宫中逗留,有风景尧在,脱下戏服的风红缨在宫中一路畅通无阻。

风家的马车远离皇宫大道后,风景尧这才卸下担忧。

“爹~”

风红缨靠坐过来,久违的一声爹愣是将风景尧今夜满腔的怒火激得粉碎。

女儿十年未归,归来竟成了和太后‘通奸’的男宠,这太荒唐了。

没等风景尧开口教训,风红缨死死抱住风景尧,涌出一抹泪意。

“爹,我好想您,还有娘亲——”

刨去上辈子那十年,加上快穿的那些岁月,她感觉自己已有好几辈子没有开口喊过面前这个儒雅的中年男人一声爹。

听到女儿一如幼时的呢喃叫唤,风景尧抬起的双手颤抖不停,所以的情绪堆积到一块化为一声叹息。

“爹也想你……”

这些天风景尧夜里频繁做噩梦,他梦见女儿跳河自杀了!

风景尧半夜慌忙起身写信。

对旁人而言,可能会觉得这不过是一场梦罢了,但对有过穿越经历的风景尧来说,这些许是一种征兆。

奇怪的是,信上的火漆印还未干透,边疆就传来了捷报。

——女儿再度从北蛮人手中将鸠山夺了回来,这次比十年前那场成名战打得还要猛。

风景尧总觉得一切不真实,副将小九前不久寄回来的信中分明才写得女儿腹部身受重伤。

这种情况下,女儿哪来的精力和北蛮之人奋战?

甚至于分出心神圈禁楚王和徐怀信?

越来越多的谜题爬上心头,风景尧按住风红缨的肩膀,嘴唇蠕动了下,一股慌乱占据了风景尧的大脑。

他的宝贝女儿阿缨不会被人夺舍了吧?

对对对,还有京剧!!

阿缨什么时候会唱京剧了?!

见状元爹的眼神从心疼陡然变至陌生生出戒备,风红缨噗嗤一笑,挽住状元爹的胳膊。

“爹,我有好多好多宝贝要给你看呢!”

说这话时,风红缨自己都未发现她的语调中带了满满的撒娇和骄矜。

她要给状元爹看的是她攒在时间胶囊里的盾牌。

这是她一直都想做的事。

风景尧进不去时间胶囊,但能看到风红缨拿出来的盾牌。

在古色古香的官轿里看到来自千年后家乡的东西,风景尧一瞬间如遭雷击,怔楞在那久久未言语。

昏暗的轿撵中,风红缨看到状元爹眼角处漾出两汪晶莹的泪花。

风红缨鼻间骤然一酸,状元爹何尝不想家呢?

在后世,她翻阅过很多有关大燕朝的记载。

别说他爹,就连大燕朝的史料都是一笔带过。

这个鲜活朝代,她曾为之在边疆苦守十载,然而在她死后不久就被强悍的北蛮攻占。

思及此,风红缨面上不禁笼起一层霜。

既然她得以重生回来,她发誓绝对不会再让大燕朝在历史卷轴中如昙花一现。

-

快到丞相府时,风红缨猫着腰跳下车。

“爹,我就不进去了,我得出城和小九他们汇合。”

风景尧点点头,眉头一挑。

“阿缨,咱们父女俩明日朝堂上见。”

风红缨微微一笑:“好。”

书页/目录